Wednesday, December 14, 2011

你们还要控制什么?

我们要。。。控制所有东西

是的!我们要横扫所有东西。谢谢!

国阵政治人物一直不断在重申马来人之所以要保留控制权,就是为了要保护马来人以及土著的特权,这种散播恐惧论的小动作已经持续太多年了。当年在马来人的生活还是相当困苦的时候,肯定对这项政策举脚赞成。不止如此,主流媒体也会在国阵的大选宣传词里帮马来人洗脑。我想今天的我们是否应该平下心来,深深吸一口气,再想想我们周遭的真实情况。


我在网上搜寻到再益。依布拉欣(Zaid Ibrahim)所撰写的一则文章。你们可能会说,什么?再益。依布拉欣?这家伙。。。他的政见可能不为所有人苟同,但是他这则文章里却有一些我认为所有马来西亚人都要知道的讯息。

(以下是我将他的文章翻译版本)


当基尔(Khir Toyo)对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的概念给予无上支持时,他说支持这个概念一点都没错。我却觉得他大错特错。首先,如果这个概念是想要透过一种运动来统一所有马来人和土著到一个政党(我估计是巫统)的屋檐下的话,我敢说这是不可能的事。现在不能,以后也不能。马来人不是羔羊,他们不会连想都不想就认同基尔和依布拉欣。阿利(Ibrahim Ali)的想法。国家独立后,就有些巫统领导人物开始搞这些所谓的种族统一的动作,但是却不成功。说穿了,所谓的统一,其实并不是想要真诚的保护马来人的福利,而是要组成一个种族政党,这也是他们唯一晓得的政治模式。他们没有准备要改变。他们没有准备要在这个千变万化的世界里,用最真诚的勇气去面对改变。他们没有勇气承认这套统一模式行不通。所以当有些马来人加入非巫统的政党时,这些政治人物就会使出种族和宗教这一招来威胁大众。基尔说过,我们马来人认为,华人的投票形态和行动党的政策,完完全全就是大反派的思想,包括反对土著的利益和回教信仰。这已经明确的显示,华人除了要控制国家经济势力以外,他们对政治也有另一番野心。


控制什么?什么势力?


基尔和依布拉欣不了解的是,政治权利并不代表一切。就算没有这个统一运动,马来人就已经掌握了政治控制权,多过32的内阁成员是马来人。国阵也只是挂名的联盟,政府办事的方式让人觉得巫统不是平等中的首选,而是首选。这不只是发生在中央政府,多过32的国会议员是马来人。苏丹全是马来人。除了一个州务大臣和一个州长是非土著外,全都是马来人。85巴仙的公务人员是马来人,包括外交,教育和司法部门。武装人员和警察都以马来人居多,自愿警察也是如此。


至于声称华人控制大马经济的说法呢?难道基尔和依布拉欣忘记什么是官联公司吗?(Government-linked companies) 例如马来亚银行,国油,国家电讯公司,国能,国库有限公司,PNBMedia PrimaFelda, 森那美等等。这些公司大部分属于政府,并且由马来人和土著管理。20名规模最大的官联公司在大马交易所拥有市值大约3530亿令吉的资金流动着,这个数目相当于大马交易所一半总资金,而且这些公司都是和巫统有关系。我们还要相信马来人和土著已经失去权利吗?基尔还想控制些什么呢?


我们马来人不想再控制多过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正面的竞争精神,搭配着良好的工作态度及价值观。个体户,而不是大企业,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我们需要栽培商业人才。我们需要良好的教育好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的国家了解什么是民主,人权和自由。有了这些东西之后,我们就能与其他国人相处更和谐,而且更能适应周边无处不在的改变。


以上的东西并不能用控制就能达到的事情,需要的只是我们自己的能力而已。其实基尔所要的控制权莫过于马来人有着非常严重的依赖性,这也造就了马来人处处寻求特权的习惯。


换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如果基尔和依布拉欣维护马来人权利以及控制权的想法是对的话,照理来说,马来人在控制了那么多年后,他们理应在教育,技术以及金融界闯出一片天了。但是如果马来人今天还是穷苦和缺乏竞争力的话 - 在资金短缺和缺乏创业机会那政党领袖就应该有责任探讨问题发生的根源。


如果,我是说如果,回教党一天加入巫统。基尔,还有那些认同他的想法的人,能够解释给其他马来人明白这个新政党能够实现些什么?这个统一政党会为教育制度带来什么改进呢?他们会改革现今的行政方式吗?如果马来人所控制的东西多过现在,贪污率会不会因此下降呢?答案是不会。马来人统不统一和缺少控制权并不是问题的根源,根本扯都扯不上关系。老实说,如果像基尔的想法一样,马来人的依赖性会变本加厉;不安全感会增加;以为不用透过良好的教育及工作态度就能坐享其成。


这些所谓的领袖人物应该停止过分要求,在此同时应该想办法来解救如此恶劣的情况。他们应该协助这些马来人和土著,依他们的才干来鉴定就业机会。如果他们的能力不够全面的话,这些领袖就必须透过更好的教师,提供更好的教育,或者技能训练来协助他们。


这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是需要刻苦和努力。控制权统一只是个幌子,它只会将最基本的做事原则和道理抛诸脑外。马来人的真正敌人是无知和缺乏知识。这些常把控制权统一挂在嘴边的领袖们应该照照镜子,然后问问自己,这就是我能为我的人民争取的东西吗?


再益。依布拉欣

Sunday, December 4, 2011

谢谢老板


我告诉你,我们不是种族主义者。就算要我把这句话塞进你的喉咙,我也要说服你。


今天在大马内幕者的头条是。。。。


                             巫统非种族主义者


说得好。本来就不应该。新闻内容中首相那吉说道,


巫统以前(1955年还没独立前的第一次大选)就已经愿意提选非马来同胞来组织一支能在大选里胜出的队伍,同时在独立的前提下组织政府团队。


读了这段新闻后,我突然觉得有点肃然起敬,很想跟他叩个大头,谢谢老板!谢谢你对我们这些外来者那么大而无私的精神。谢谢老板,你真的不是种族主义者。


                                     ---o0o---


说一些题外话。你们有没有发觉大部分的政治人物演讲时都喜欢扯破喉咙大喊大叫?就像是在没有扩音器的协助下也要把声音喊到500米外的观众耳朵里。声音之大,分贝之高,令人心生恐惧。我上个星期在巴生班丹马兰行动党的筹募晚宴里帮忙,我发现每一位演讲者,从刘天球,哥宾星,甚至是林吉祥,他们全都是扯破喉咙来喊,而且还是在20分钟里不断的喊。我在演讲开始后的3分钟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我的耳朵实在是受不了。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巫统大会里政治人物演讲时面目狰狞的照片时,才发觉大喊大叫在政治圈里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那吉张开血盆大口,表情似痛非痛的喊着;凯里手势多多,以高分贝的声音胡言乱语;当然少不了大声喊冤的莎里扎,她的声音着实很大。也许有人应该跟这些政治人物讲讲,我们人民要听的是心声,不是吼声。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嗨呀!无所谓啦!


YORMARDER!!!

Thursday, December 1, 2011

周三笑话


                        哎哟!真的会笑死啦!






在吉兰丹盗窃会遭到斩手的惩罚;在吉隆玻只是坐牢;槟城则要问问林冠英。。。这就是反对党执政的后果。行政制度将会一片混乱,如同碎片一般失去方向。”- 凯里。扎马鲁丁。


那么请问经常发生在布城的盗窃案又如何处置呢?

这五十多年来,我们已经看清看楚国阵是如何执政国家。谢谢你。


                                   ---o0o---


看了这则新闻,我差点把在嘴巴里的茶给喷出来!都已经54年了,我们难道还不知道吗?现在还有马来人在争取马来人执政权?


为什么我们不要去争取能领导我们往繁荣,和谐方向的执政者?


如果政府的办事效率是高超的话,谁会他妈的在乎那个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伊班,或者是新移民的非洲人?谁他妈的在乎?只有巫统还觉得很多人在乎。


                                   ---o0o---

你以为只有巫统的政治人物是小丑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公正党也差不到那里去。。。


马来人的最后堡垒是政治权力。为了确保不会被背叛,我们挑战巫统在联邦宪法里注入条件以便保证首相人选是马来人。”- 三苏。依斯干达,公正党青年组主席。


马来人最后的堡垒是政治权力


首相必须是马来人?


                                  ---o0o---

我相信你们和我一样很期待巫统妇女组主席,莎里扎想要对国家养牛中心事件做出什么解释,是不是?但是她昨天在巫统大会里的演讲有点令人失望。


她只是说,。。。我丈夫是国家养牛中心里的管理人。他和我各自执行我们各自的工作,我并没有牵涉到养牛计划中。为什么要我辞职?


呵?你这样都不知道吗?你没有尊严吗?你没有羞耻心吗?


她之后居然敢加盐加醋的说道(当然我也对她的讲话加盐加醋)。。。


喂!那是我老公干的好事,你叫我辞职?你不如也叫旺阿兹莎辞职?她老公也是牵涉丑闻中嘛!


哈,亲爱的YB,我想给你一个良性的建议。如果你认为旺姐必须为了她老公的丑闻而辞职的话,不如你自己先建立好榜样,自己先辞职,让全世界看看你有多好样?


看!我老公搞砸,我辞职!她老公搞。。。对不起,是犯错,她却不辞职!看吧,她就是不可靠!所以下次大选的票要投给我。


但是最好笑的莫过于大师的谈话。。。。


当他们听到我要为辩论会结尾时,他们早就知道我的论点内容丰富。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离开席位,杯葛大会。无论他们有什么论点,我的答案将会把他们弄得像一个笨蛋。他们不敢和我辩论,因为他们又担心又害怕。纳兹里对于昨天反对党在和平集会法案辩论会中离开国会举动的言论。


YB,你到底在说什么鸟?既然你的内容是如此的有料的话,你不如把这些内容和我们国人分享?我看料是没有什么料的啦,鸟话倒是一大堆。
这位YB还不只这些笑话。。。


你们在10天内给警方通知,他们会在5天内给你答复。如果他们到时没有答复,你们可以进行集会


我们需要在非指定地点集会的通知。譬如说,你们如果要在安华家外面集会的话,你们好歹也要得到安华的同意吧!所以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来得到他的准许。
(意思是如果凯里想要在美国大使馆前示威的话,你期待美国佬会对他说,呃。。。不好吧,大佬。我想你别这样做比较好。好啦,你可以滚回去啦!


祝君安康。


YORMARDER!!!








Monday, November 28, 2011

Kill Bill!!!

周一笑话


                        真的,真的不关我的事。我保证!


这是从南洋网下载的新闻,内容看了令人忍俊不禁。我从文中摘取了几小段和大家分享,你们自己决定哪一段最好笑。请慢慢欣赏以下的笑话。


巫统妇女组主席拿督斯里莎里扎将于本周三举行的巫统妇女组全国代表大会上,主动在政策演词中回应最近闹得风风雨雨的国家养牛计划风波,并表明不介意妇女组代表在大会上辩论这项课题。她说,我一直不要回应这项课题,因为我根本与养牛计划无关!不过,我将在代表大会上对那些外面的人(反对党)传达一两项讯息!


(好啦!如果你前几个月都在睡觉的话,让我告诉你,国家养牛计划的管理公司是莎里扎的丈夫和家人的私人机构。)


我一直哑忍,因为身为一名领袖,必须拥有强韧的耐力,必须保持冷静。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他们(反对党)害怕妇女组的团结力量。。。


                                   ---o0o---


我们的老马医生又来混淆大家了!大马内幕者报导他最近的言论是。。。


过多的自由会摧毁社会制度


马医生说最近有很多声音支持性自由,马医生引用这种滥用自由的举动为破坏和摧毁社会的根源。


(有吗?最近你们有听到关于性自由的声援吗?什么是性自由?你知道吗?)

过多自由会导致社会制度退化。只能给予适度的自由,而不能全面开放。


现在的政府在短时间内就听取民意。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我执政的时候,我根本不会理会。现在的政府,你们可以把他们解读为让步,或者是识相。


                                  ---o0o---


哎唷!真的笑到不能达罕了。再笑下去,肚子会爆掉。我的大马朋友们,周一快乐!



YORMARDER!!!






Friday, November 25, 2011

你在说什么鸟?

呃。。呃。。马来西亚能!!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反正我就觉得这篇新闻看得我一头雾水。政府首席秘书,西迪哈山说,假如我们要向效率高的国家看齐的话,我们的私人企业一定要跟着政府部门的脚步前进。如果把25年或50年后的政府部门放在今天,然后50年后的私人企业放在今天我们将会成为NO。1


呃。。。唔。。。你的意思是把50年后的马来西亚放在今天,我们就什么都是第一名啦!对不对?唔。。。谢谢啊。。。丹斯里。你真的是太聪明了。你们有谁像这个丹斯里这样聪明呢?有没有?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丹斯里在他妈的讲什么鸟话!对不起啊。



YORMARDER!!!

超级无敌快速搞定2


相信我,这个法案对你很好的。


我们的国家正在发生着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是接近恐怖的境界。那些国阵的家伙正仓促的将新的“2011和平集会法案在内阁里通过,认为这是聆听人民心声后的产品。他们妙想天开的想要把全马人蒙在鼓里,让人们相信这是首相把马来西亚推向世界级民主制的国家的策略。对我来说,这只是一场掩人耳目的马骝戏。在今年马来西亚日前夕,那吉宣布想要废除内按法令的计划,还说不用向警方申请就能搞和平示威,以及无需更新印刷执照等等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消息。哇!!但是聪明的我们总是看看有没有下一场好戏,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当然其中一场好戏就是新的和平集会法案。如果你们还不知道这个法案有多荒谬的话,请你们立刻上网去查查看。这场噩梦将会发生在每一个马来西亚人身上。


以下是马来西亚律师公会主席,林志伟先生向首相所提呈的备忘录。我看后觉得我们的前景像是在汪洋大海一样摸不着边际。


林志伟,马来西亚律师公会主席。


和平集会法案于11222011年在国会里一读,我们相信当天也是国会议员首次看到这份新法案。我们在这之前并没有接到任何预先通知,只知道媒体猜测法案会于1124日出炉。


这份新法案居然在短短的两天内在国会里展开二读。


国会议员在那么短促的时间内不能够透彻的审查这项法案,而且在没有妥当的民意调查下,这项关乎重大意义的法案似乎推出得有点仓促。

这项法案原意是要取代原本的法令条文中的警察法令196727章。但是我们发现有几条附有争议性的条文。譬如:


1)禁止街道游行(所谓为了要求,控诉,而在某一个露天地方聚会,之后群体步行上街游行或示威。


2)禁止21岁以下的人民主办集会。


3)禁止15岁以下人民参加和平集会。


4)为主办单位以及集会者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限制。


5)违反法案者的罚款过高。


新法案中的限制性条文,将局限马来西亚公民只准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集会,使人们的宪赋集会权利变成毫无意义。


毫无疑问,这已经违反了纳吉在916大马日前夕发表的开放民主诺言,当时首相的宣布受到律师公会以及各阶层人士的赞赏。因为人民深信旧法令将会有更切实的改革。


首相曾经说过:


我常说到,以独裁和自以为是的方式来管理国家已经没落,那些日子已经远去。。。

政府会考虑审查警察1967法令第27章,同时也考虑联邦宪法中的第10条文有关于符合国际规范的自由集会的开放。。。

我们坚信国人的智慧将会决定国家未来的动向。。。。

我这项宣布的目的是想要在政治改革上做一个初步的倡议。在这两年里,政府在经济改革下做很多功课,这项政治初步倡议也是其中一项改革。在这些改革下,政府将会把国家推向世界舞台中的高端。。。

最后,我想毫无疑虑的强调,我们梦想中的马来西亚正在朝着绝对开放民主的道路上。而且是由宪法为后盾来支持这个实用以及包容的民主改革。不止如此,我们的法律,基本人权以及个人权利也将会在宪法下受到保护。


律师公会建议国会提选独立委员会,以首相的实用以及包容的民主改革来做前提,让这个委员会听取民意,然后再审查这项法案。
有了这次经验以后,律师公会担心以后两项替代1960内安法令的新法案内容。我们恳请首相深思,并且坚定和果断地向马来西亚子民做一个答复,以及为他自己在916的承诺做一个平反。


YORMARDER!!!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超级无敌快速搞定!

今天早上我去更新我的护照。对于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我还是怀着极高怀疑的心态。在还没去之前,我已经做好功课,在脸书和推特等等社交网站上收集资料,看看那一间移民厅效率最高。在这里很感谢所有提供讯息的网友们。


听完所有的意见后,我决定前往离我家最近的哥拉那再也移民厅。我最近在网上看过一位网友对移民庭办事效率的投诉,所以我预算3小时才能把我的护照更新。


我大约早上11.15分到达那边,在建筑物旁有一个非常方便的停车场。在还没到移民厅办公室前,我发现有一家照相馆,只需付费10块,就可以有即时冲洗护照像片的服务。我拍了照之后,就走到在妈妈档隔壁的移民厅办公室。赞!

这是从梳邦机场移民厅搬迁过来的新址。


马来西亚政府部门以这样一张A4手写的纸张来欢迎我。


  
呵。。。。为什么马来西亚政府部门总是有东西坏掉呢?当我走进去办公室的时候,我被里面的设计吓着了。我很想知道谁是这间移民厅的设计师?这里每天需要容纳大量排队的客人,为什么他们把这里设计成,而不是呢?从柜台到门口,我目测不超过16尺!为什么呢?这种设计要怎么容纳长龙呢?排队队伍 = 长度。而不是宽度,笨蛋!以下就是这种设计的后果。。。



这位面目和蔼可亲的官员叫我使用他们的更新护照机。这部机器在大厅角落的一间小房里。。。

。。。其实还不错。如果有官员在旁协助,每位客人平均使用更新机器的时间是大概4分钟。赞!而且那位官员可以操双语。赞赞!!


我在之前就已经预算3小时来搞,但是从我步进门口到现在,整个过程竟然只需9分钟!赞赞赞!!! 只不过。。。。

先生,对不起,机器坏掉了。所以你在星期五才能拿回你更新好的护照。真的对不起。


为什么马来西亚政府部门总是有东西坏掉呢?但是相较之下,哥拉那再也移民厅的效率算是可圈可点了,我心里还是存有感恩的。谢谢。


我在移民厅遇到了3位粉丝。第一位就是那个面目和蔼可亲的官员,但是他以为我的名字为是罗伯。第二位在第四电台就是我的忠实听众,我相信他的年纪和我差不多。第三位是这个部落格的读者。很高兴见到你们。


YORMARDER!!!

p/s: 照片素质看起来非常低劣。我是用我的三星银河第一代(Samsung Galaxy 1)手机来拍摄。它比三星银河第二代(Samsung Galaxy 2)便宜得多,所以低劣也无所谓了。


P/s: 我今天才发觉原来马来文Imigresen的拼音只有1M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1

砂劳越,一个与众不同的国家。。我的意思是,州。


它是一种样貌奇特的鸟,不是吗?


每次到砂劳越,仿佛就像到了另外一个国家。这里不同就是不同,当然是正面的不同。这里的人特别热情,地方又干净,人与人之间相处得特别融洽。比起半岛,我在这里找到身为马来西亚人的感觉,我想砂劳越人有过人的包容心。任我抓破脑袋,我还是想不透他们为何如此不同。


今天在英文太阳报的头条中,我找到一点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在星报里找相关的报道,但是却找不到。可能星报觉得这事不值一提。海峡时报?我家里的佣人还是喜欢用星报来包菜包鱼,所以我不会买海峡时报。太阳报的标题究竟写了些什么?我把这个电子报内容整个贴在这里,我不会去多做评论,你们读读看,或许你们会从中发觉自己的答案。至于我呢?我现在终于为什么西马人到东马还是要出示身份证。


你们可以上网来交换意见,或者来分享你们的看法。



Sarawak won't adopt anti-apostasy law

KUCHING (Nov 13, 2011)The state government does not intend to adopt anti-apostasy law because Sarawak practises religious freedom where each and every individual can choose the religion of his or her choice.
However, Assistant Minister of Islamic Affairs Datuk Daud Abdul Rahman said,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the State Islamic Department was encouraging all those who had converted to Islam to leave the religion.
“We do not encourage converts to leave the religion neither do we have an iron grip on them. We can only advice them,” said Daud yesterday, reiterating that the state upholds the rights of individuals where religion is concerned.
Daud was commenting on a recent statement by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Datuk Seri Jamil Khir Baharom that it was up to the individual states to propose an anti-apostasy law.
Speaking to reporters after attending a graduation and award presentation ceremony at Sekolah Menengah Kebangsaan (SMK) Matang, Daud said Muslims in the state are not the majority and it would create bad feelings among the non-Muslims if the Anti-Apostasy Act was to be implemented.
Daud said the state, unlike West Malaysia, looks at religion from a different point of view and if converts really want to leave the religion after being advised against it, there is nothing much that the State Religious Department can do.
“However, we have set up a committee called ‘Akidah Committee’ headed by the State Mufti to help the new converts and to counsel them on religious matters,” he said.
Daud explained that a convert who wanted to leave the religion would normally inform the State Religious Department about it and he (the convert) would be given counselling sessions by officers from the department for up to a year before he (the convert) makes a final decision.
The Assistant Minister said that he had personally received requests from several individuals regarding the matter, and his solution was always to let the individuals decide what was best for them.
Most converts, he said, converted to Islam for the sake of marrying a Muslim man or woman and they had almost zero knowledge about Islam.
“Even their Muslim partner may have very little knowledge of Islam and they tend to lead a non-Islamic way of life after conversion, leading them to think that there is no difference if they go back to their old beliefs.
“Another problem is that those who want to leave the religion have to deal with the National Registration Department in deleting the ‘bin’ or ‘binti’ from their name as displayed in the identification card,” he said.

THE SUN NEWS


YORMARDER!!!

Saturday, November 12, 2011

早晨的噩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早上起床就好像面对还没发完的噩梦。翻开今天的英文星报,仿佛看到一个逐渐走向没落的国家。头条尽是一些关于慕尤丁宣布学生还可以继续以英文学数理科,软着陆等等一堆有的没的新闻。但是我们的政治人物从来不会承认他们犯错,不承认还不打紧,他们还给了一些我们看了想要打人的声明。。。



政府听从民意?几个月以来,家长们纷纷向你恳求不要废除英文数理科教学,但是你却叫我们闭上我们的鸟嘴,说什么马来文教学的决定是不会改的。现在你突然间颠倒你之前的决定,这就是你所谓的听从民意吗?是你的脑袋有问题,还是我们太迟钝,根本不知道你到底要搞什么?


这位还说道,现在已经有学校已经实行用马来文教这两个科目。7495间小学里,有少过5%用英文教学。在2192间中学里,有少过9%用英文教学。


想想看,身为一名教育部长,也是我们的副首相的他还是不明白这个不是关于巴仙率的问题,我们在乎的是教育素质和我们日后将会出产什么样的毕业生,不是吗?你们不觉得他这番话很恐怖吗?


慕尤丁可以说是马来西亚最佳赖皮冠军。几天前他还神高气昂的说马来文教学议题已经决定,他也不会再讨论这项议题。现在他把那吉也拉下水,他说他不能单独以教育部长的身份来决定这件事,他曾经为这件事来征询首相。言下之意就是没事发生就没问题,有事发生就快快找个人来一起顶。但是你们还记得他几天前发表言论时的样子吗?现在却像只过街老鼠一样到处找洞钻。


还有另外一个标题看了令人槌心槌肺。




对我来说,老马就是这堆烂摊子的罪魁祸首,当年就是他以民主主义的精神来推翻英文教学。现在他又回来说一堆废话,他是有空没事做吗?英文是殖民统治者的语言!我们一定要保卫我们自己的语言!之后他就废除运用了几十年的英文制度,现在我们觉得有点自掴嘴巴的感觉。用一个比较险恶的角度来看好了,政府想要把人民都教笨,好让他们继续掏空国库。


另有一个标题道。。




我们的内政部长说性向自主会扰乱国家稳定,大多数国人都反对这个组织。大多数人?谁是这些大多数人?说真的,我很想知道谁是大多数人。对了,这篇文章的末端有所谓的大多数人组织,他们是土权,马来西亚子民之声,槟城反宗教自由团体组织(呵?这是什么组织?)。大多数人?哈哈!!


老马又在这个课题趁机会发表一两句。


自由应该要被限制!


我们不需要这些性向的东西。


我们不要男人和男人结婚,女人和女人结婚,我们也不要暴露狂。


如果有人突然光着身体走在街上,我们不能阻止他们,我们该怎么办?如果有人像外国一样在街上公然做爱,我们又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老马,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问这个问题。怎么办?我们(政府)将会对这些人射水炮,射催泪弹,把他们丢进监狱,恢复内安法令。噢!内安法令还在嘛!不用恢复。


周末愉快。


YORMA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