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5, 2013

孩子们,要不要在学校厕所里吃午餐?




                                                                    


这所学校的校长脑袋里装的是什么逻辑以致他有这种想法。他应该被吊起来被毒打一番。慕尤丁,你有什么话要说?



YORMARDER!!!

小插曲



又没有发觉最近我们的首相好像很安静?


总检察司被责怪选择性检控。

依布拉欣阿里坦言要教皇大使离开我们的国家。

土权和Jati(?)没有适时通知警方的情形下游行,而且还到处散播恐慌和混乱,制造宗教和民族间的紧张情绪。


我们国家的首领针对这些事做了些什么?什么都没有!


---o0o---

反对党在国会里问政开始越来越像年度稽查报告一样,一大堆令人咋舌的爆料,但是答案就像沙漠里的雨水一样少,而且没有跟进。欢迎来到马来西亚。(点击这里


---o0o---

我们终于知道即使国内发生了那么多事,纳吉还可以这么安静的原因。原来他又跑去当圣诞老人。

                                                                
 


---o0o---

哈哈。。。你们以为可以抵制星报,对吗?他们才刚写了一则关于肥胖族群,是人看了都会发火的文章。内容是肥胖的坏处,但是却写得荒谬,超级无敌烂透到到极点。之后这位名为Tee Lin Say的作者被愤怒的读者痛批,这也无形中炒热了星报的销售量。怎样,你吹吗?


---o0o---

这个标题我左看右看都觉得不对劲。(点击这里


莎菲有信心钉死安华。我只需要23个小时。


他要钉安华?只需23小时?这个标题真的令人有很多遐想和画面。嘻嘻。



YORMARDER!!!

Thursday, August 1, 2013

小插曲


我在等哪一天纳吉突然说,我都说过改变不一定会带来好处。你们说要废除内安法令和紧急法令,就因为我们爱护人民,所以我们答应了。哪你看!这些原本被我们用这些法令关在牢里的人已经释放出来,现在到处乱跑,到处乱抢!你让我们恢复这些法令,我们保证你不再有罪案,包你们高枕无忧。

---o0o---


交通部似乎已经下令要亚航重新评估他们空姐的制服,以便能反映马来西亚文化。身为马来西亚人,我说除非你们能够提出一个所谓马来西亚文化的合适定义,不然的话,交通部应该闭上他们的鸟嘴,把他们说过的东西丢进垃圾桶。


---o0o---


内政部长扎益可以说是公开的叫纳吉去吃自己(点击这里)。谁会是下一位要吃自己的人呢?可怜的纳吉,前方的路可真是坎坷啊!我帮你,你帮我。现在谁会帮他?他现在会不会抱着罗斯玛的爆炸头哭泣呢?


---o0o---


如果一宗案件对你有嫌疑的话,警方会调查。如果你真的有罪的话,你就会被丢进监牢,这是我们一般的见解。错!我们的内政部长和警队有不同的做法。他们宁愿。。。1)你有嫌疑 2)警方会把你带走,丢你进牢 3)他们(警方或是其他人)有空就会调查 4)你幸运的话,你就会坐牢,反正可以扣掉之前的扣留日期。这就是马来西亚方式!


姑且看看这些新法令提呈上国会后,随之而来的是怎样的辩论。请你们随时跟进最新消息,这些法令以后可能会影响到你和你挚爱的人。(点击这里


---o0o---

与其争斗,不如教导什么是伊斯兰。

今年听到最好的一句话。什么宗教都可以运用的一句话。


---o0o---


内政部长说,近期的犯罪率有很多都是在紧急法令废除后释放出来的前扣留犯所干下的。呃。。。你的重点是??


---o0o---


我差点就忘记了这个尴尬的事实点击这里)。我们的政府宣布在13届大选前宣布,自从纳吉在2009年实施了政府转型计划后,我国的犯罪率已经减少了26.8%。国阵政府更说我国在东南亚是治安会好的国家。比新加坡,香港,甚至于英国和美国更好。哇哈!!太好了!!想问问你,你最近几时被打抢?


YORMARDER!!!





周五趣事

请你们告诉我,这些事值得我们骄傲吗?我们马来西亚人真的有过人的幻觉。首先,体育部长凯里家遭爆窃,然后我朋友手提被扒手抢走,回家后惊觉家里遭小偷。昨天,有个丹斯里在诊所开枪射杀企图打枪的凶徒。那么多治安问题,然而你的政府却告诉你这只是你们的幻觉而已。犯罪率已经降低了嘛!只是你们不相信而已。哈哈,真的是见他妈的大头鬼!
          

                                                               ---o0o---


马来西亚已经逐渐成为世界人眼里的笑话。除了马来西亚,你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那里可以找到露天食肆有保安人员的呢?那些在小岛邻国的人看到后肯定会笑到连肺都吐出来,又或者他们不会再来这里消费,怕死嘛!新加坡海峡时报报导了这则新闻。



PETALING JAYA - Several restaurants in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have hired armed guards following recent attacks on diners at eateries by robbers armed with parangs.

The spate of crime, including burglars who entered the bungalow of Youth and Sports Minister Khairy Jamaluddin in bright daylight last week, has led to debate on whether the repeal of an emergency law - that put criminal kingpins behind bars without going through the courts - had led to the more brazen acts.


The government in 2011 abolished the Emergency Ordinance (EO), as part of its reform programme after being pushed by Malaysian rights groups. Its abolition led to the release of 2,000 hardened criminals, including leaders of crime groups and gangsters, officials say.


The case of diners at restaurants in shophouses being hit by robbers late at night or in the wee hours of the morning began several months ago in KL and several Selangor suburbs.


In one case, eight parang-wielding men robbed customers and the restaurant owner of RM24,000 (S$9,600) in cash and mobile phones at 4am.


To avoid a similar fate, the South Sea Seafood Restaurant in Kampung Baru Subang, located just outside KL, has invested in extra security.


"It is an unusual and costly move for a restaurant but we feel that prevention is better than cure," said restaurant owner Terence Wong, 42.


"We had heard about restaurants being targeted by robbers so we decided to engage an armed guard a month ago."


The failure to hire such armed guards had proven to be costly for the owners of the Lala Chong Seafood Restaurant, which has two outlets.


Robbers armed with parangs hit its outlet at the upmarket Ara Damansara estate in April.


Manager Wong Thian Foh, 35, said the company had security personnel for its other restaurant but felt the one in Ara Damansara was safe as it was located in an upper-class neighbourhood.


"The Ara Damansara restaurant ended up being an easy target for robbers," he said. Since the incident, more security guards have been hired for both restaurants.


"We are also looking at arming all our security guards in spite of the added costs," said Mr Wong.


Added to this is the series of cases where criminals brought trucks to literally cart away bank teller machines in the early hours of the morning.


Special Task Force (Operations and Counter Terrorism) director Mohamad Fuzi Harun said police needed the preventive laws such as the EO as existing legal mechanisms were insufficient to put away hardened criminals.


Penang police chief Abdul Rahim Hanafi said intelligence reports showed that some of the released EO detainees had returned to a life of violent crime.



But sceptics of the EO said the law had been abused to arrest political opponents of the government, and it must not be used as a short cut for sloppy investigations to nail a criminal.


                            -------   这则新闻。



                                                                 ---o0o--o0o---

内政部长说他们将会草拟新的条文取代旧的紧急法令。他的理由是什么?他说那些以前被紧急法令扣留过的人应该对日渐严重的犯罪率负上一部分责任。这位被控告打人的部长还说,紧急法令废除后,这些被释放的前扣留者被发现参与犯罪活动。他们打蛇随棍上,在他们以前活动频繁的地区继续张牙舞爪。他这段话除非又有东西遗漏,不然的话我想请问这位议员一个蠢问题。如果这些前扣留犯做坏事的话,为什么你们不去抓他们呢?哦,你不是很确定是他们干得是不是?那为什么用他们作借口来推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条例呢?警方做了些什么?与其在国会里自掴巴掌,说一些愚蠢不实际的东西,不如去提高警方的效率,不是更好吗?


同样的报导里,这位危险部长说他们成立了一支特种部队来打击毒品交易和走私等等问题。如果这些扫毒组不是由州属或者区部的警察组成的话,请不要感到惊讶。


呵?不要感到惊讶?他在威胁谁啊?哎哟!我们选了这些人来管理国家,真的是死路一条。


                                                                ---o0o---

头条写道。。。丹斯里射杀持刀匪徒。丹斯里是什么?他的朋友叫他斯里或者是丹先生?


YORMARDER!!!

Thursday, June 20, 2013

更多13届大选后的小插曲



我今早在太阳报阅读一则关于东马人(砂捞越人?)怎样飞来西马投票的新闻。那时一则积极否认大选舞弊指控的声明。


没有啦!他们不是飞进来投票的幽灵选民。他们只是飞会来西马投票的东马人。

蛤?有这样的事?我以为他们会留在他们自己的地方选举?不是吗?还有非政府组织赞助飞机票?我真的是摸不着头脑啦!(点击这里


                                                                ---o0o---

一段会令马来西亚人对纳吉更赌懒的话。。。


他努力用了那么多不同的援助计划想要赢得民心。。首相有权对华人选民感到失望。- Ho Khai Leong教授。拉曼大学中文研究所院长。


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不会去质疑他的权力。但是努力想要赢得。。这个字眼就有点难消化。你觉得呢?



                                                                ---o0o---

纳吉一直重复,你们都责怪马来前锋报,又不见你们去怪华文报。


一名女读者说得最好,我不会华文,所以不堪华文报。但是我会看马来文,所以知道马来报写些什么,怎样?


嘻嘻嘻。。。


YORMARDER!!!






13届大选后的小插曲



老马说华人忘恩负义。他显然已经忘记多年前当马来人唾弃他时,是华人用他们的选票把他的位子保住。他才是忘本。


我是心存感激的华人。感激的是:

1)我是这个美丽国家的公民。

2)和其他不同种族,不管是马来人,印度人,原住民等等同胞们有着独一无二的情意结。我统称这些同胞们为我的弟兄们。


我厌恶的是:

1)一些政治人物不断地说我们不属于这个国家。

2)一个不断丢掉人民饭碗的政府,在同时候挥霍和贪污国家财富。

3)一个买了一艘不会沉的潜水艇的政府。

4)一个丢钱在国防多过花钱在教育,医疗,以及人民福利的政府。

5)一个把选举成绩怪罪在我身上的政府。


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写,但是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我的意思。现在大选已经结束,不管什么情况,谁人执政都好,让我们共同继续努力改变这个国家,把这个国家改变得更好。


                                                             ---o0o---

我感激我们有LAT

                                                               
Picture

                                                              ---o0o---


1991年。马来西亚人还记得那么久的事情吗?那年老马推出他的“2020宏远。那年老马说马来西亚民族bangsa Malaysia)应该在一个发展中国家里提高任人唯贤的竞争力。


这也是指控其他马来西亚人忘本mudah lupa)同一个人。



YORMARDER!!!

Sunday, May 12, 2013

13届大选小插曲




哇!!这是我所见过最厉害的!这个东姑安南可能是比哈里波特更厉害的巫师。投国阵的话,你就会从孟加拉佬变成马来人,而且还可以娶辣妹!如果纳吉的转型计划是如此成功的话,我们肯定会投他一票。
                                                           
                                                               



                                                              --o0o--


廖中莱说,。。但是我们对华社更为关心,如果我们输的话,华社的声音也会被埋没。点击这里


声音被埋没?马华有声音的吗?

                                                               --o0o--


回教法!我们每天都会听到很多非回教徒为什么要怕回教法的故事,实在听得很累。好啦,如果没人懂得这些简单的数据的话,我们用另外一种办法来解决吧。吉兰丹是伊斯兰党执政的,这个大家都知道。我们也知道那里住了很多非回教徒,他们也有上网的对吗?所以吉兰丹的非回教徒,请你们叙述你们在那里的生活。请告诉我们这里每天被这些回教法恐惧论吓怕的人们。我们想知道这些资讯,好让我们在55可以作出理性的选择。我们要听两边,好的坏的都要听。但是不要叫我们看数据,什么2/3大多数议席,多少席位等等。看来我们非回教徒真的对数据没有什么概念。

                                                              --o0o--


你爱他恨他都好,这位仁兄讲了一句实话,嘿嘿嘿。。


要选政府,就要选一个好的。别选一个会败坏国家的政府。点击这里达因再努丁,前财政部长。

                                                              --o0o--
你真的要服了这个人。他可以将威胁掩饰得像是承诺一样。

只有一个人可以解决你的问题,那就是东姑安南,因为他是巫统总秘书。。。而巫统的主席就是首相。”- 达因再努丁,前财政部长。

                                                               --o0o--

又有多一个行动党代表离党。因为他相信如果民联成功拿下布城的话,行动党的伙伴,伊斯兰党在建立回教国的议题上会是一意孤行。所以他恳请所有非回教徒千万不能投给伊斯兰党。我是马来西亚人,我也那么想过,但是我看我比这些领袖来得更专注。我会专注在怎样去把这个过去50年贪污,把我们的血汗钱挥霍掉的政府给换掉。离开现役政党,跳槽到别党只会让对手得逞,不是吗?为什么这些领袖这么简单都看不到?这就好像是慕尤丁的马来人第一,马来西亚人第二的想法。但是这个比较像是我第一,人民第二的感觉。


YORMARDER!!!

                                              



评论





我希望你们允许我问一个愚蠢的问题。我在大马内幕人看到一则新闻,那是关于纳吉到柔佛帮国阵竞选活动加油行程之前的一幅广告牌。广告牌上写着所有伊斯干达发展区种种丰功伟业。例如从2006年起创造554000个工作机会,2012年前6个月打造另外54184个新的工作机会,政府投资83亿令吉后吸引1000亿令吉来自私人领域的投资等等。


这个讯息当然是想要人民知道,如果想要继续维持这些好康的话,就必须要投国阵一票。我的蠢问题是,如果广告牌上写的东西都是真的话,那么就算谁做政府的话,我相信那个政府也会保证他们继续在那里工作,不是吗?你们的意思是如果人民选反对党执政柔佛的话,反对党就会拆掉整个伊斯干达计划?导致50多万人失业?关掉乐高乐园?有必要吗?


                                                              --o0o--


请喊一声,纳吉,你真的太行了!!


马来人,华人,印度人 - 我们都住在一个和平的家里。我们的根基是来自于一个马来西亚。我们是包容和公平的,就是因为如此,人民是对我们有信心的。印度人老早就对我们有信心。”- 纳吉。


                                                              --o0o--


当国阵政客指着吉兰丹(点击这里)说这句话,你们伊斯兰党在那边执政那么久,你们为那里的人民做过些什么?其实他们的意思是,我们国阵一天在布城,我们就可以拦阻很多东西。例如拨发资金,你们没钱,你们做什么也不成。哪哪哪哪哪。。。

对不对?

YORMARDER!!!

承诺没实践




这是纳吉的口头禅,主流媒体像鹦鹉般跟着传颂。选举彩旗无时无刻像冤魂般随处可见。实践承诺(Janji Ditepati)?真的吗?我太太可不这样想。。。


我对政治一路以来都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最近我真的要把握我手中神圣的一票,捍卫我的权利,选择一名能代表我们的人到国会。以下是一些我想要发泄的事情。


治安 我还记得小时候在SS2成长的那段岁月,邻居小孩常常摇着我家铁门叫我出去玩。我妈妈那时候认为在街上玩有点危险,所以不允许我和我哥哥到街上玩。她不是因为怕我们被坏人拐,而是怕我们对交通安全意识还不够成熟。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可以在我们家院子里,隔着铁门当网子打羽球。如今,我孩子从懂事以来就认为所有住宅区都应该有保安站岗。总而言之,现在没有在家长监督下的话,孩子在家外面玩都是危险的。

我记得以前在校外等学校巴士的时候,总是喜欢和同学玩抓猫猫。我们跳过学校的水沟,然后到对面印度庙旁的另一条大水沟抓鱼。现在我孩子念的小学则是学生家长大白天在校前轮流当保安人员(当年我们学校的保安人员只会在晚上才站岗),以确保孩子们的安全。

人民对警察的信心已经是掉到谷底。我几年前在店里遗失了手表和钱包后到警局报案,但是像是白跑一趟,感觉报案有点多余。他们问我有没有装监视器,然后告诉我基本上我可以不用奢想找回我不见的东西。人民现在为了自己的安全,还要自费设立保安站岗台,发展商则将他们的房屋计划像坚牢般围了重重的保安墙,警察的效率像熊市一路往下掉。所以,治安承诺没实践。


教育 我父亲迟了帮我报名小学1年级。他想要我念Assunta小学,但是因为迟报名,所以我被送到Assunta小学后面的SRK Jalan Selangor就念。Assunta小学常被誉为名校,SJS则是永远都追不上。虽然如此,我对我的小学还是情有独钟。我们有一群尽心尽力又尽责的老师,如Miss Angela Wong, Mrs Naidu, Puan HalimahMiss  Angela Wong鼓励我们阅读,到现在我还是要感谢她启蒙了我这个兴趣。之后我被送到有流氓中学之称的SMK Taman Sea。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5年内会换掉6名校长,但是我还是非常享受当时的教育素质。我的同学们毕业后都在自己的领域里取得非常好的成绩。

我们虽然看不懂,听不明华语,但是我觉得现在越来越多家长把他们的孩子送到华小就读(我也是),华小感觉上素质还是比国小来得好。我听过很多家长抱怨关于送孩子到国小就读的事件:说老师为了上某种课程而缺席教课;老师用他们自己的信念来帮孩子们洗脑等等。现在家长为了要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自己怎样辛苦都要自掏腰包送孩子到私立或者国际学校上课。

学校课本呢?在小学马来文功课簿里要学生写出,譬如说pembangunan这个字的根词。但是问题来了,学生们连根词(kata dasar)都还没学过,请问要怎么作答呢?当我孩子们看到这些功课时,他们自己也傻了。于是我便叫他们查查看他们的课本是否有答案,但是翻到书都烂掉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功课本似乎跟课本有点不对调,我想有人可能漏掉这部分吧!但是这也太离谱了吧!我还没讲到中学的课本呢!所以,教育承诺没实践。


必需品还记得那些烟霾的新闻吗?空气污染指数天天登报,人民被严禁在户外焚烧垃圾;人人戴口罩,学校活动取消等等。现在烟霾似乎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有时候我们还可以看到蓝天,有时候却阴沉沉,但是日子还是照过。

以前我妈妈剪了一小块纱布,用橡皮筋套在水龙头上,这就是所谓的第一代滤水器。现在我们家里像鼻屎般大的院子里装了一组像火箭般大的滤水器。当我们刚搬到安邦的公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洗过的衣服总是有橘色的污渍。那时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洗衣机里装了一架滤水器!现在滤水器是一门大生意,管它是在超市卖的塑胶20块钱的也好,或者是那些什么什么上千块的牌子也好,人民又要自己解决问题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付出的钱换来的是一滩子肮脏水。我们的生活质素有提升吗?承诺没实践。


医疗1984年,我父亲跌倒伤及他的臀骨。因为他是糖尿病患者,所以他的臀骨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复原。他在马大医院就医的同时患上轻微心脏病,之后又患上肾脏衰竭。虽然如此,我父亲在医院得到最顶级的照顾。医院对探访时间非常严格,家属不鼓励在探访时间后逗留,原因是避免阻碍医生和护士的工作。由于医疗有津贴,所以我父亲的医疗费用非常便宜。

90年代末,我母亲患上了子宫颈癌。吉隆玻最好的肿瘤科部门是在中央医院,我母亲进行了子宫切除手术,之后又做放射疗程。手术后,她的肠子有黏附的迹象,完全没有胃口吃东西,所以体重暴跌。她在中央以及马大医院接受治疗,但是中央医院的情况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我亲眼看见在我母亲隔壁床的一位老太太是躺在她自己的尿中。她的床单已经被尿的污迹染黄了,证明她已经泡在那边相当一段时间,但是却没有护士去换她的床单。家属像是一定要义务帮忙护士照顾病人,至少也要有个印尼女佣在那边照料洗涤之类的工作。我有一天迟了探望我母亲,当我到那边的时候,我找不到我母亲。她原来是被带到洗澡间洗澡,但是却完全被护士遗忘,把她丢在洗澡间!我找到我母亲时,她全身颤抖,完全没力量自己穿衣服回到自己的病床上。

马大医院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每次带我母亲去马大医院,那天早上就要起得特别早到医院挂号。看完医生后,又要花大半天的时间拿药。那个时候马大医院私人区域在建设当中,政府区域也在装修。但是医院只是外表光鲜亮丽,医疗质素却惨不忍睹。才经过我父亲接受治疗10来年而已,政府医疗品质已经大不如前了。我们也有试过私人医院,不只花了3万多块钱,而且还差点让我母亲在手术台上丢了性命。所以,医疗承诺没实践。


我也更不想谈经济。我们的钱可以买的东西越来越少,跟政治人物说的完全不搭调。那些什么1马援助金等等的东西简直解决不了问题。80年代,马来西亚还可以跟韩国,新加玻,台湾等等地方较量。现在我们只能跟非洲国家比较。除了食物价钱高涨,我们还要付保安费,还要装滤水器,在家装宽频,看一些不是政府报导的新闻,电费上涨,又要付孩子们的私人学校的学费。所以,经济承诺没实践。


治安,教育,医疗,生活质素,经济都没实践,那么国阵在他妈的叫什么嚣?如果还有人觉得国阵应当继续执政的话,可以请你们告诉我为什么吗?


-      Min Chan



YORMARDER!!!

免费?相信我,你迟早会付出代价。




                                                             



                                   你想你会坐在这马戏团的那个位子?


显然,有很多花得起大钱的人以为主办免费晚餐和邀请国际巨星表演,就能吸引选民的选票。(点击这里


谭咏麟,林子祥,黎明等等明天晚上将会在槟城演出。要拿票,你只需要填好表格,然后付上区区的1令吉的捐款就可以了!这个演唱会的目的是什么?是要为了槟城筹5百万令吉的慈善基金!我不是什么精明生意人,但是总觉得这个数字有点怪怪。


还有,明天在巴生将会有一场号称要吸引55000人的晚宴(这样做可以纳入我们非常可笑的马来西亚纪录)。这场晚宴是由一群亲国阵,自称为雪兰莪华联协会的人所举办的。香港明星也有在这场标题为首相与你有约的晚宴表演。报导说首相有约的就是杨紫琼本人!啊对不起,是拿督杨紫琼。


但是最少这些主办人并没有像槟城演唱会一样以慈善为烟幕,大胆承认他们是为了首相和为了国阵夺回雪兰莪政权造势。


如果我们的选举前夕都在发生这些事的话,我相信P.T.Barnum点击这里),一名已故美国演员也可以在我国当首相。


YORMARDER!!!

Thursday, April 18, 2013

我操你。就算用别的字眼,也是操你。





                                                                
我们真的要向这位砂劳越首长深深一鞠躬,向他敬一个大礼。看他如何对Global Witness点击这里)的贪污指责做出反应,你就可以知道他是多有文化的一个人。我肯定他心里想对每一个人,尤其是对反贪局说,操你!!但是身为一名绅士,而且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的反应是,他们不值得我去配合,他们很调皮,又不诚实。


泰益昨天说他不会跟反贪局合作关于对他贪污的指责。原因是反贪局的调查是调皮不诚实的。(点击这里


反贪局,请放下你们的词典。这老家伙就是要对你们说,操你!!哪。。哪。。哪。。哪。。。哪。。。


                                                                



                                       这位女士可以代表他表现给你看


YORMARDER!!!

10秒小测验



猜猜看是谁说的?


如果政治极端化,我国局面将会变得令人痛彻心扉。因为在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这将会带来很多麻烦。点击这里


林吉祥?聂阿兹?努鲁伊扎?


都错!这是纳吉说的!


对,就是他。他在伊布拉欣阿里说要焚烧圣经后,什么都没有表态。他也在有人在大众前挥舞马来剑,说要华人血洒街头后,什么都没有表态。他更在有人故意将牛头吊在印度庙后,依然什么都没有表态。


他也说过,如果华人支持国阵,打造多元种族执政团队,这将会为国家带来和平,稳定以及财富。


如果你相信这些朝三暮四的话,请你在第13届大选头他。如果你不相信的话,请你谨慎投选。无论如何,你这次一定要投票。


YORMARDER!!!

更多鸟话




大选前总会听到一大堆承诺/废话。国阵是这领域的标标着,反对党也不差。但是这堆废话是一则不明来源的文章。


一位在日本工作和生活超过20年,名字叫Chong的教授呼吁马来西亚人民不要为情绪所影响,必须以冷静的头脑以及冷静的眼睛来投票。


呃。。有点道理。他说一个政党要是一民粹主义的宣言来承诺人民太多东西的话,这个政党肯定不能实践承诺,而且不能持久。好,这也是好建议。国阵和反对党双双都做了承诺,而且承诺了好多东西。


Chong拿了日本来做例子。2009年,日本民主党在大选宣言承诺了免费教育,免费高速公路和降低石油价钱。而且他们还展现种种如何增加政府收入的方法。那一年的大选中,民主党在480席里赢了308席。


不幸的是,民主党辜负了人民,不能实践他们的承诺。他们在执政后3年几个月,就被自由民主党轰了下来。


Chong说,民主党是在1998年,由几个党派组成。我猜测,以上这段话像是暗喻我国的民联。


马来西亚人有权利选择心里执政政府的最佳人选,”Chong说,你们当然也可以说:没关系,如果他们执政不好的话,下一次大选肯定不投他们。但是你们要想想,如果到下次大选才吃回头草,你们就要白白损失了这几年。


Chong先生,我们已经用50年的光阴将希望投注在国阵身上。损失那几年?跟50年比较,你是拿什么跟什么比?


说实在,是谁会那么天才跑来访问你?等等,这段新闻是来自于Bernama。啊。。原来如此。你有收到支票吗?我想不只是政党会做空头承诺。哈哈。。。。

YORMARDER!!!